那個老指稱著疑似被離子的長短不齊


只能以亂取勝的捲一半

不習慣刺鼻的味道
只對頭皮幾近燙傷的蒸氣不陌生

貓殺不死寂寞
於是選擇睡眠落跑

最近大概真的無聊到一個嚴重
卻事實很忙
忙不知何忙
只是把眼前的格子一格格按規矩站定位置
所以無聊

該做的事雖然還是一堆
現階只想找快樂
找能撐開眼尖叫
找笑完不覺得想哭

卻剛好買了堆會難過的書
卻買時興奮期待


也許
該做點什麼吧

做點










也許喔

我在對誰說話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eichien 的頭像
keichien

wHo's tHerE ‧ kEi's HeRe‧

keichi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