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存在過去名為啥
啥啥的罐頭
沒有賞味期限
一直保持著那個虛偽樣感

也許這時我有點羨慕


反而
丟在搞不清是哪裡
的本身發出腐敗的味道
狠讓人厭煩吧
自己卻聞不到的可悲

其實大概真的害怕獨處
所以
沒有電視活不下去
尤其想起遠去字眼的最近
只好咖啡不斷double double double
拿起大頭貼拍立得停不住
用光相機裡還剩的7張底片

也許都是藉口
關於我腐敗的嘴臉
大概真的很容易皺起眉無法忍受吧別人

所以其實我該把衣櫃整理出一個溫暖的空間坐下

免得再有人就腐敗臭臉

其實我好想痛 哭
要命的含水量 不足
其實我想大叫
卻總是 啞掉成不音

找不到人來
轟隆轟隆說著不轉彎的話
找不到
可以瘋狂吐的水溝
找不到
能適時給擁抱的誰

於是希望自己消失算了
儘管不甘心的 發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eichien 的頭像
keichien

wHo's tHerE ‧ kEi's HeRe‧

keichi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