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朵
被透不過的凍狀
滿載

這會該怎


無聊 匆忙 無聊 匆忙 無聊 忙
以我討厭的樣子塞滿最後的暑假後段
該說充實還是怎地
只是不停的奔跑
眼前浮現終點卻踏不進的脫力
不停的發病

持續
努力的計畫
然後不斷脫軌
僅得
一個虛
及些個所謂

於是這個格子裡
再也拖不動

誇張然現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eichien 的頭像
keichien

wHo's tHerE ‧ kEi's HeRe‧

keichi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