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記得哪年開始
老吵著要好好玩跨年
從前幾次的瘋狂
到後來趨於平靜
甚至到昨天的人事已非(或好或壞?)
大概是坪林山頂的空氣太凍
我怎麼就數了起來


還記得一開始的跨年
大家興奮的
哪裡都想去
於是
市府趕淡水飆景美
卻因為一台不爭氣的NSR來不及上貓空
一群人在景美街頭迎接第一道曙光然後等早餐店開門

還有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淡水某路旁
瘋掉了兩千多支沖天泡

坐在東區大樓頂那沒圍牆的天線頂樓頂
一年來的心事交換爆米花啤酒
.
.
去年的咖啡跨年感嘆
一年年印象刻的好深

今年
還是瘋瘋的一群人趕到坪林
也是烤肉放煙火肆意玩鬧
卻多了計畫性
也機車
換汽車
室外換室內
市區換山頂
狠完美
唯一遺憾大多數的人都不是原本的
也是個結束也是個新開始吧


為了煙火關掉的燈
帶出了以為天候不佳而失蹤的星星
整天空
佈滿
許願吧

大概
跨年的故事又多了一格

當然

總是希望明年更具期待性唄

over.這一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eichien 的頭像
keichien

wHo's tHerE ‧ kEi's HeRe‧

keichi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