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她突然
完完全全認了
就是一個九月的樣

她知道
只是
不懂不懂不懂真的是懂不懂

游泳池決定不開放了
她誇張的慘叫一聲
只是稍稍覺得應該要哭泣
但由於卻沒有悲傷的感覺所以出了口的只剩一聲似是而非

她又把臉貼近了冷
站在爛藉口上乾轉了起來
習慣了
卻不習慣

眼睛乾了
手斷了
腿癱了
頭髮散落
腸子攪和著胃液啪啦啪啦滑出界線
唾液從她看起來像嘴的東西
牽扯到過氣的大理石地板
但是腦裡好像還有東西在鑽
鑽著些個想說服誰想晃的了誰的把戲
只得一個累 她猜


最後
又是一個無解於形
卻忘了
暴露在土外吹風的影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eichien 的頭像
keichien

wHo's tHerE ‧ kEi's HeRe‧

keichi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